尘埃语墨

纯爱好写手一只( ´▽` )ノ请叫我阿墨

情深缘浅(BE慎入 长刀)

情深缘浅

最是一年残雪悲
怕好梦难留
难与君相伴到白首

(一)奋不顾身
齐八爷是会写诗的,这个就连最与他要好的佛爷也不知道。

记得初次相遇,八爷就曾为佛爷写过两首短诗。
佛爷听说他是有名的齐门八算,在九门里虽属下三门,但却帮九门在长沙破过不少奇案,大多数还是他靠卦象算出来的凶手。不由得对他产生了兴趣。
再后来渐渐的熟悉了,八爷老是到佛爷府上蹭吃蹭喝,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在佛爷的府上还老是叨咕佛爷这里风水不好,这个屏风应该摆在哪里等等……
按理说佛爷是个喜欢清净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佛爷从不讨厌八爷每次来访,还总是听他絮絮叨叨,偶尔还冷不丁冒出一句,呛得那个算命的没话说。
张府的人包括张副官,都暗暗惊异,原来佛爷还会有这种说句话能噎死人的本事。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直到有天,到吴老狗府上喝茶的时候,居然没有看到每次都不缺席的老八,不觉有些奇怪,便问起缘由。
“听说最近老有些日本人到他香堂里捣乱,估计是看他在长沙的位置眼红的紧,想跟他分一羹。老八脾气好,每次都找个理由躲了。估计这次又缠上他了。”
吴老狗抱着爱犬说道。
正说着呢,忽然看见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原来是八爷香堂里的伙计——小满。
“佛爷五爷,可……可算找到你们了!八爷出事了!他被日本人给绑了!!”
“什么!?你别着急,坐下来慢慢说,究竟怎么……诶,佛爷你去哪啊!”
佛爷来不及听他说完就冲了出去。
满脑子却在想:
他不是挺厉害的么?怎么还会被人算计?唉!这家伙怎么脾气这么好,任由着人家骑到头上!
仿佛是理所应当的事,为他出头,挨刀子,只为一句,我是他的朋友。
许多年后当八爷问起,“佛爷,你这么做为了我值得吗?”
佛爷的回答是:“我相信,如果那天换作是我被绑,你也会一样为我奋不顾身。”
佛爷常常拿这件事绑这八爷,有什么事情想要他跟着去,就半开玩笑的说,别忘了,你的命还是我给的呢。
八爷却真的每次都陪在身边,有求必应。
(二)命中贵人
人生若一切如旧,何来遗憾二字?

因着为丫头寻药,八爷与佛爷去了北平。
去之前,八爷曾偷偷算过一卦。
卦象显示,佛爷命里将出现一件大事,但八爷看不出那是什么。
到了北平,见到了新月饭店前来接他们的“司机小哥”,八爷才明白。
原来所谓“大事”,是喜事。
尹小姐是佛爷命中的贵人,能佛爷护佑佛爷命途坦荡。
佛爷命里多舛,这是八爷算过的。
佛爷虽不信命,但他一定要让佛爷一世平安。
这是报恩。
其实,哪是报恩,他早已动了情。
握着手里微微颤抖的罗盘,八爷想,原来已用情如此的深,难怪刚刚算出卦象的时候心里会刀绞一样难受。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陪他。
不能,亦不敢。
他只是一个算命的,纵能算尽天机,在这样的年代,也不可能长久。
他赌不起。
所以从一开始他便知道尹新月的,只是装傻,未曾点破。
他暗中撮合,无论是在新月饭店,还是在火车上,一口一个嫂子叫的欢。
看到半恼怒的神情,他既欣喜又难受。
看见尹新月手上带着的双响环,他第一个嘴快的说出此物来历。
看着尹新月一路得意的样,他轻轻的笑了笑。
没人看见,那个整日悠哉,号称仙人独行的算子,轻叹一声。
佛爷,我不能护你一世,让嫂子来代替我,可好?
(三)情深不寿
如果过去的时光美好的像一次梦,那么是梦醒时分了

八爷越来越感觉到佛爷是真对尹新月有点动情了。
这样很好,符合自己的安排。
八爷想着,嘴角微微浮起一丝苦笑。
尽管那日他来佛爷府上被尹新月下来逐客令,看到佛爷并未阻拦,他的心里又痛了一分,但这恰恰说明佛爷开始在乎尹新月了。
尽管佛爷天天说着要派人送尹新月回北平,但其实已经动心了吧。
八爷也曾怀疑过,尹新月是否有能力做张夫人。
毕竟这么一个有大小姐性子的人。
但是,在张家古楼里,看到她一副有胆有谋的样子,也没有一般女孩子的矫情。她真的为佛爷付出了很多。
不愧是佛爷选中的人。
“佛爷身边有嫂子呢!”八爷这样对副官说。
有点大小姐脾气又怎么样?佛爷一定会宠她,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很没好吧。
八爷掐指算了算,脑海中浮现出许多年后佛爷和尹新月老夫老妻,儿孙满堂的样子,只是佛爷身边的位置,再也不是为他而留了……

在张府上,八爷看到了佛爷的求婚。
张大佛爷抱着一大束鲜花,单膝跪地。
“新月,嫁给我。”
怀中的一定是玫瑰吧,还带着清晨的露水,像谁心底的泪。
八爷仍然是第一个出来起哄。
“好浪漫啊!佛爷嫂子,喜事将近嘛!恭喜恭喜!”
佛爷一身西装,帅气逼人,怕是哪一个姑娘都会受不了的。
尹新月也不例外。
婚礼一拍即合。
起哄的人里,八爷笑到最灿烂。
殊不知,眼底的笑意越深,伤的越痛彻心扉。

婚期自然是八爷选的。他说着这个日子最好,卦象表示着鸳鸯齐飞,白首偕老。
乐的尹新月合不拢嘴,佛爷在身边一脸宠溺的看着。
一切都顺理成章。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佛爷在喧闹声中望向八爷,发现他依然坐在角落喝酒,怡然自乐的样子
为什么,他始终能这么潇洒。
佛爷有些困惑,最近听到些嘴碎的,说佛爷成亲了,八爷失魂落魄;其实八爷心属佛爷很久了什么的。
可是,看看他,哪有半点为情所伤的样子?
没等他细想,就被源源不断前来劝酒的人打断了。

以前没怎么见过八爷喝酒,佛爷今天着实吓了一跳。
这么能喝,没看出来这个算命的还是个千杯不醉。
“佛爷,我必须敬你,其实在新月饭店你点天灯的时候我就知道,嫂子以后肯定是你的了,祝你们白头到老!”
一杯酒稳稳下肚,八爷一点都没打晃。
“行了行了,老八,你都喝了多少了。差不多行了,别逞强。”
他只是轻轻摆了摆手。

从张府出来已经很晚了,八爷谢绝了管家送自己回去的好意,慢慢的走在回香堂的路上。
直到长袍上沾上了白色,他才发觉,下雪了。
新婚瑞雪,可是好兆头。
那个潇洒的身影渐渐停下。
今晚佛爷的喜酒怕是真的喝多了,八爷轻笑。
雪花飘落到肩膀,他毫不在意。曾经几时,为他扫去肩上积雪的人,早已不再了。
佛爷,怕是一个和嫂子洞房花烛共度春宵了。
床头一定摆着一根红烛,那慢慢滴落下的烛泪,恰似倾诉着谁难掩心底的痛楚,却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八爷站在雪中,许久……

当小满在雪地里发现八爷时,他差点没认出来。
天呐!这还是那个他熟悉的整日潇洒自若的八爷?
雪掩过他的膝盖,洁白的袍子沾了许多泥土。眼角滴落的,竟是泪珠?
“八爷?”小满小心翼翼的叫他。
谁曾想,潇洒一世的神算齐铁嘴,也会有失魂落魄至此?
好冷,八爷想,这么冷的夜,幸好有嫂子在,佛爷今后都不会再害怕了。
明明,是他自己亲手做的一切,为了护他一世安稳。可为何,却像心被撕裂一般。
情深不寿。
“呵呵,佛爷,其实老八的心,早就在你身上了。”他突然仰头长笑,猛地跪倒在雪地里。
其实在佛爷府上他就已经快挺不住了。
只想一醉方休……
愿在梦里,与你共看星辰皓月……
(四)潇洒自若
“对不起,八爷今天不见客。”
刚请走了一批客人,小满锁上香堂的大门。看见八爷从里屋出来。
“八爷,您不去歇着吗?我刚刚把客人请走……”
“不必了。”
昨晚吹了一夜的雪,八爷本该大病一场,可是没有。他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只能做他的潇洒的神算。
“呦八爷,昨儿没睡好吧?这眼圈红的。”
“哈哈,昨晚佛爷的喜宴当然喝到很晚。”
他依旧跟别人谈笑风生,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他依旧是那个整日乐呵呵的齐八爷。
小满叹了口气,不会有人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夜晚,一个痴情的算子为心上人在雪地里,哭的寸断肝肠。

(五)物是人非
十年浩劫。
“打倒资本主义反革命!”
虽然佛爷在游行的队伍里毫无意外的看见了八爷,但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心里不由得一紧。
向来整洁的衣服被弄的像个乞丐,身上全是脏兮兮的,像是被许多人践踏过。周围的人不断的向他读唾沫。他的头被人压的很低,那双整日宛若狐狸般的眼睛已被碎发遮挡。他脖子上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赫然写着:打倒牛鬼蛇神
谁会想到,昔日的齐门八算,竟会落得如此遭人唾弃的境地,仿佛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这就是文革,一个灭绝人性的时期。
佛爷看着这样的八爷,心里心疼的厉害,却根本无能为力。
他早已经不当年的在长沙赫赫有名的张大佛爷。
九门本就是盗墓组织,在文革必然受到严厉打击。若不是因为佛爷后来加入了共产党,还在长沙是是个不小的军官,才没到关牛棚游街批斗的份。但也被剥去了官职,张府也充公,现在相当于被人软禁了,说是让他闭门反思。
据说佛爷差一点就被批斗了,红卫兵在牛棚想尽一切手段想逼八爷说出佛爷以前种种反革命的事情,可是八爷一字未吐。红卫兵气急败坏,吊打,游街,批斗,只让他徒增了许多皮肉之伤,却不曾撬开过他的嘴。
老八,你这是何苦?
领头的红卫兵走到佛爷面前,却连抬眼看他都不屑,扔了一只手枪到他怀里。
“张启山,你不一直想平反吗?开枪杀了这个算命的,跟他彻底撇清关系,我们就取了你反革命的帽子。”
“杀了这个算命的!打倒牛鬼蛇神!”
底下围观的群众一起喊起来。
八爷被人狠狠的推到佛爷面前,一个踉跄,但终是站稳了。
“佛爷……”八爷朝他点了点头。
佛爷猛地一赫,他的声音……竟已沙哑成这样了吗……
看看他微微抬起头,他脸上竟有这么多伤痕……
老八,你这些天都受了什么苦啊……
这么做,值吗?
耳边响起当年他从日本人手中救下他时,他说
“佛爷,以后您危难之时八爷定当涌泉相报。”
涌泉相报?何苦……
大概也不会想到,曾经受半点小伤就找他哭诉半天的老八,现在满身伤痕,从未吭过一声。
举到半空中的手枪停了下来。
开枪?面前站着的可是老八啊!
纵然是这个人性全无的时代又如何?他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事杀死自己在乎的人。更何况……

“佛爷,这玩意怎么使啊?”
“枪口别乱对人。对准靶心,数三二一就射击咯。”
“哇!行啊佛爷!正中靶心!”
“……”
“诶诶,佛爷!我给自己算过,我不能开枪的。”
“……你,过来。教他用枪。”

“张启山!你还等什么?!难道你还跟这个算命的有瓜藤吗?!”
红卫兵的吼声硬生生逼着他从回忆里抽出来。
开枪?下不去手……

“砰!”

佛爷大惊,才发现手被人握住,已经扣动了扳机。
正是身边人,尹新月。
“八爷,对不起了。”我必须保护佛爷。
八爷的胸口染满血红,却只是惨淡一笑
“嫂子……”
一句话,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潇洒一世的算子,倒下了……
仿佛回到了那些年陪着佛爷的日子……八爷躺着冰冷的地上,慢慢闭上眼睛。
佛爷,若有下辈子,不要再相遇了。
下雪了……
红卫兵看见目的达成,挥了挥手
“行了,张启山,我回去会跟上面反映,帮你平反的。好了,牛鬼蛇神已除,大家都散了吧。”
“打倒反革命!”
“打倒牛鬼蛇神!”
随着高喊声渐渐消失,佛爷再也忍不住了
“老八!”
紧紧拥住那个雪地上的算子,佛爷感觉寒风刺骨,仿佛要把心底最后一丝温暖连根拔起。
为什么,上天要这样!?
这个向来不信命的张大佛爷,只想咒骂上天!
他只是一个算命的,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大雪里,佛爷抱着八爷痛哭出声。

(六)共君白首
“老八,我来看你了。”
许多年后,一个颓然老矣的老者坐在一座坟前,喃喃自语。
墓碑上刻的是:
齐门八算 齐桓之墓
而墓碑前的老者,正是年迈的佛爷。
“老八,你应该早就知道了这一切吧。”
“老八,其实我一直都明白你的心。”
“呵,说什么仙人孤行,最后你还不是最痴的人。”
“老八……”
是的,睿智如佛爷。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这是在这样的年代,不会有好结果……
所以他从未在意,所以他才娶了尹新月。
他只是没想到老八竟会为他付出生命代价。
文革刚结束,他就和尹新月离婚了。
他不能忍,当时握住他的手扣动扳机的人。哪怕是真的为了他。
呵呵,老八,我怎么可能做到护你平安。
没想到最后啊,是你护我。
只因为我的一次奋不顾身,你便用一辈子偿还,真的,值吗?
或许,无关值与不值吧……
一个情字,怎会怎么容易说的清呢?
也是在八爷去世后,翻看他的遗物时,才在他房间发现一首诗——

红酥手,
黄縢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
欢情薄。
一怀愁绪,
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
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
闲池阁。
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
莫、莫、莫!

这是陆游写给他昔日恋人的诗,已表时光流逝,一切已经不可挽回。
想必是八爷闲暇时抄下的。

这一切,若要形容,只能是
情深缘浅
佛爷抬手,扫去了碑上的积雪,宛若昔日轻轻扫去某人肩头的尘土。
老八,下辈子,我不会再让你逃了。

坟前填新雪,也算共君白首了……
在佛爷看不见的地方,一个长袍的身影,久久的站在雪中……

PS最近听了一首一八的同人曲,好梦长留
就突然脑洞大开,想写虐文了~
只是想到看的很多同人文都写八爷跟佛爷分开多么痛哭。
为什么八爷就不能潇洒的离开呢(虽然是装的,但是他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如果被虐到了,别给我寄快递……
我把自己都写哭了π_π
第一次写虐文,见谅见谅哈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