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语墨

纯爱好写手一只( ´▽` )ノ请叫我阿墨

火车站

感觉有一种特别的神秘感笼罩着整篇文!

Victoria:

他待在这里很久了。


从十多年前的一个星期三起,他就每天清晨都会来这个火车站。


站在站台上,看着匆忙来往的火车。一整天。第二天清晨他又会来这里,接着前一天,继续做着那个让不少人感到枯燥的行为。


他提着一个棕黑色的手提箱,身上穿的是燕尾西装,他的西装很奇怪,后面的燕尾裁剪不常见,形状不像是精致裁剪而像是孩童的手作。


他曾告诉我他来自一个建立在荒原上的一个城堡,城堡里住着他和他的助手还有他的妻子,城堡算不上很大,但他们小打小闹的日常令他感到很充实。


我问为什么他要离开那座城堡来到这里。他说他要等一辆可以带他回到过去的火车。


之后不久我父母交不起昂贵的房租,便搬了家,也远离了那座火车站几千里。


后来成年后我又因各种复杂的因素,随着波流流到了一片荒原上。荒原上除了有着那么一小栋属于我的房子,就是一片平原。在荒原上生活的日子常常让我想起那位在火车站苦苦等待的先生,也学着他的模样,对着茫茫的天空看上那么一整天。


我再次见到他是在我们上一次离别的十年后。


他还是穿着那套裁剪奇特的西装,提着的手提箱却比我记忆中的旧了不少。


我朝着他挥了几下手后我们便再次相聚了。


他告诉我他过了很久都等不到那辆可以带他回到过去的火车。我问他为何执意等这么一辆火车。


他说因为他不会老去。


那次谈话最后的结局在我记忆中并不见得有多么愉快。但还等不及我再次去那座火车站再次找他,我第二次离开了那座火车站。


因为我那该死的梦想。


我坐上了流浪的火车,在上面结识不少的朋友最后又消逝在人群不见踪影。在街头流浪过也在上等的地方工作过。过了几年后却又厌倦了这种生活,便再次坐上了通往那座火车站的车辆。


那是我们第三次相聚。


在道过简单的问好后,我便学着他的模样,穿着裁剪奇特的燕尾西装,提着棕黑色的手提箱,站在站台上,看着过了十多年后还依旧匆忙来往的火车,渴望有一天真的会有那么一辆可以带我们回到过去的火车来到这看似平淡无奇的火车站里。


后来在我掉下站台前他告诉我。


他生前是个女生。

评论

热度(4)

  1. 尘埃语墨深渊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有一种特别的神秘感笼罩着整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