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语墨

纯爱好写手一只( ´▽` )ノ请叫我阿墨

【福华古风AU】《落雪》(二)(三)

忘记第一章去翻撒,我懒癌又犯了,地址什么的或许会打在评论里吧~( ̄▽ ̄~)~

(二)

还犹记得初遇时,正如诗中那般场景。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不过当时的二人丝毫没有之交对饮的意思。
只记得那人一身长衣,衣角沾了些尘土,纷飞的白雪落在他的发间。轻轻一甩衣袍,扬起满天的白,加上清冷平淡的表情,真有些许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而此刻的先生,反而像个败兵,满身血迹,却硬撑着身躯笔直的站在雪地里,像是一尊动不动的塑像。
那时他还不必像现在这样隐姓埋名,他叫华生,生于华夏,这是母亲赐予他名的含义。
可他的体力远没有他不屈的意志一般坚强,他微微动一动手,却发觉根本连抬起的力气也没有。他吐出一口寒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要杀要剐……都随便吧。”
说完,他没能克制住膝盖剧烈的颤抖倒了下去,失去知觉的瞬间,好像看到那人眉头微皱,像是颇有些诧异的模样。但随即,黑暗包裹了他……

(三)

一阵清风吹进屋内,床上的人微微动了动。

这是……到了阴间吗?怎也不见黑白二鬼前来接?随着睁开眼,一阵刺眼的光袭来。这是华生的第一个念头。

“你现在应该是在怀疑是否已经死去了,答案显然是没有。现在能否回答我,京城还是洛阳?”
低沉的声音来自床前坐着的人,一身长衣,清冷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显然就是那日在雪地里看到的那位。
“什么?”
“你来自的地方。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是皇上身边的护卫队里起码是将军的职位,却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被罢了官,我想应该是因为战伤。你不敢违抗圣旨,却不想离开你熟悉的队伍,所以你在这一次他们出征后,骑马尾随在队伍后面。但在这里部队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偷袭,你们伤亡惨重。你拼死逃了出来,碰到了我。你误把我当成杀害你们中的一员,所以才会说出‘要杀要剐,随你便吧’的话。请问我说的有错吗?”
“若不是亲耳听到,简直不敢相信,一字不错。”
华生露出震惊的表情,这几乎比他在战场上看到的还要令他震惊。他挣扎着试图坐起来,但却不小心撞到了伤口,长衣男子连忙扶着他,并且拿过床上的枕头来跟他垫好靠背。
“京都,我来自京都。”他点了点头致谢,“冒昧问一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敢问公子贵姓?还有你为什么要救我?”
“在下夏洛克”对方轻轻一笑。
夏洛克!华生当然听过这个名字,江湖人称夏侠客,听说他常年隐居在深山,常在危难时刻帮助一些平民百姓解决一些奇案甚至诡异现象,所以人们也称他夏神探。不过,既然是侠客,可他的武功听说可不是盖的。只是不知能否有幸领教一二。
“原来是夏大侠,久仰久仰!这里还要多谢大侠救命之恩。”他抱拳道。
“我知道你叫华生。”看着他惊讶的表情,夏洛克无奈的指了指他的上衣,“我不是神人,你的衣物里塞的姓名牌写着呢。”
“在下字约翰,不知夏兄愿意这样称呼呢?”
“如此甚好。”
二人相视一笑。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