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语墨

纯爱好写手一只( ´▽` )ノ请叫我阿墨

【福华】落雪1(古风)

提前碎碎念:
不知道会不会触及到雷点……但是我发现我真的莫名写古风文比写正剧推理要擅长的多[摊手]而且我真的很想把福华搬到古风来写,赶着七夕的尾巴把这个放出来了。这个坑我会比《Ice》勤快些了,因为没什么推理线,顶多算个冒险的?马上就要开学了,我感觉可能就这个或许能周更了。《Ice》要写推理线太麻烦,可能就看心情更,或者到假期再说了抱歉噢🙏有什么意见讨论的欢迎来评价

——“你可知我一生中最喜欢的,便是下雪天。因为霜雪落满头,也算共君白首了。”
 
(一)
初春的清晨,麻雀叽叽喳喳的在枝头伸着懒腰,一切还是朦胧的样子。忽地一双草鞋飞快的踏过草地,掠过一阵风,惊落了树梢上不少尚还冰冷的露珠。有少许落在身上,他毫不在意,只小心的护着怀中的布兜。看样子是个忙完农活赶去早课的孩子。
村子里的学堂本就离得不远,穿过草地再蹚过几个小水洼就看到了熟悉的门栏。现在四周柱子上的红漆已经开始斑驳,但抬头望去,还清晰可见高高的匾上印着的两个大字“学府”。这还是先生亲手提笔的呢。
“四宝,又是第一个来啊。”一双手替他拍去身上的露水,顺便摸了摸他的脑袋。
“怎么样,昨天布置的功课做了吗?”
“做了做了!我还预习了的,而且今早帮爹爹打理完农活才来的。这样他就再不会下午不让我念书,让我帮他干活了。”被唤作四宝的男孩使劲点了点头,为了证明什么似的,他还特地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来保护了一路的布袋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竹简向着先生扬了扬。
先生笑着了,明明已经是将近三十岁的人,却还是给人一股年轻的感觉。四宝望着先生呆呆的想着大人们的闲谈。
随着太阳的升起,孩子们越来越多的到来。他们走到院内,拜了学堂前简陋的孔子像,开始了今天的早课。
学府不能没有孔子像,这是先生的原话。

“今天来这首诗,你们先读五遍。”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在朗朗读书声中,四宝却望向窗外想起了一些别的事……

先生是一年前来到这个村子的,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只听说大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满身是血。大家都以为他活不过来了,没想到他三天三夜高烧,居然仅靠着村里郎中开的几副草药慢慢退下去,第五天张开了眼。只是他发烧的时候一直念着一个名字,洛儿。是谁呢?先生不肯说,大家都说,估计是先生的心上人。
后来先生说他念过书,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正好村里的孩子也没念过书,就当起了教书先生,还自己盖起来这里的学府,这一当就是一年。
先生为什么会愿意呆在这里?先生虽然温和,但他从不说起这个。村长曾悄悄给说,当初救先生的时候看到过他的肩头上有很长的伤疤,他怕是上过战场的人。
大人们都说,先生的本领本不应该委屈呆在这里,他之所以在这里,是在等一个人,没想到先生还是个痴情种。
可是……先生怎么就能确定那个洛儿一定会寻到这里来呢……
“啪!”竹简重重敲到四宝的头上,惊得他连忙回过神,才发现先生站在自己面前。他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又在走神?”竹简节奏的一下一下敲击着桌子,“把刚刚这首诗背一遍。”
“绿……蚂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饮……”
“下去抄写一百遍,你们接着念。”
先生在稚嫩的读书声中,却叹口气。他望向窗外,院子里的藤蔓绕着柱子盘了好几圈,屋檐上燕子筑起了新巢。春天到了。
一年了……
你还会来吗?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懂我的意思吧。
希望你来时,来能像初见时分,那满地的霜雪,你我在不经意间,已白了头,仿佛陪伴了彼此大半辈子一般……
洛儿,我等你。

评论(1)

热度(7)